【网络媒体走转改】从土地来,到土地去??小岗村新农夫的致富经

  

  新华网安徽凤阳1月16日电(赵凤艳)近年来,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依靠土地流转、家庭农场等方法鼎力发展示代农业,实现土地经营效益的最大化。新华网记者近日访问小岗村,这里的种粮大户、养殖大户等一批思维活泼、敢想敢干的新型农民让人印象深入。他们从土地中来,到土地中去,正深刻转变着乡村的旧面孔。

  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种粮大户程夕兵。新华网 赵凤艳 摄

  种田也要新思维??

  ?个种粮大户的现代农业之路

  几天前,一场大雪压垮了自家几个大棚的骨架,55岁的村民程夕兵正快马加鞭地忙活着。他一边忙活,一边打算着2017年的收获,计划着新一年的种植。程夕兵笑称,本人是个大忙人。

  这位大忙人,是小岗村远近驰名的种粮大户。2014年,他从土地流转中看到机会,开始尝试通过土地流转进行范围化粮食种植。通过流转土地种植,他2016年的收入有20万元,2017年上半年收入已达30万元。

  “起初,我家里人是坚决反对的。他们认为投入大,万一赔了可不得了,而且咱们两口子身材都不好,蒙受不了那么大的劳动量。”因为这个,家里没少起争执。但是程夕兵以为自己这辈子最会做的事件就是种地,“一个农民不种地,干什么去呢?”看他态度坚定,家人也就缓缓改变了立场。

  但是,难关又来了。

  “流转来的土地疏散且高下落差大,极不利于大型机械功课。”程夕兵一面重复走进乡亲们的家中接洽交流土地,把分散的土地集中起来,一面再出钱平整流转来的土地。截止2017年底,程夕兵总共种植流转、代种土地近600亩。而这三年,程夕兵光在土地平整上就花掉十几万元。

  程夕兵深知,当初种地跟从前不一样了,要迷信种粮,走古代化农业发展的门路。“开始流转土地的时候,我就通过自筹、贷款等情势购买农业机械。”程夕兵说,40559东成西就川必中8码,“现在除了施肥,从平坦土地开始,到育苗、插秧、打农药、收割、烘干,全都实现了机械化。”

  程夕兵算了一笔账,以水稻插秧为例,插秧季节气温高,人工成本就高,一亩地差未几需要300元左右,而且温度超过40摄氏度就不敢用人工了。全用机械就不存在受气象限度的问题,还节俭了人工费,极大节俭了本钱,增添了利润。

  谈及将来的盘算,程夕兵想要建个农业工业链,从粮食种植到花费者的餐桌实现一条龙服务,打造真正属于小岗村的品牌,多种粮、种好粮,从源头上保障品质,让每个人吃上绿色释怀的食粮产品。

  小岗村养猪大户殷玉荣接收记者采访。 新华网 赵凤艳 摄

  从“败家女”到年收入50万??

  一个“打工妹”的返乡创业故事

  早上6点,天还没亮,殷玉荣就起身筹备扫除猪圈了。这个冬天,小岗村仿佛分外冷。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雪,积雪过了好几天都还没熔化清洁。殷玉荣倒不觉得冷,只有猪苗们好好的,她心里就踏实、温暖。

  1979年诞生的殷玉荣,是小岗村的养殖大户,2016年获评小岗村致富带头人。目前,殷玉荣的养殖场年出栏仔猪、肥猪共800头左右,2016年销售收入50余万。

  “以前在外面打工时,看到村里人在故乡发展越来越好,我便按耐不住回村创业的设法。”从学校出来后,殷玉荣就到县城打工了,她在水泥厂当过工人,也做过快递员,还跟丈夫一起跑过运输。“再说,看着家里那么多土地荒着,心里好受,就想做点事。”

  做什么呢?“起初我的主意是感到养猪简略,反正家里有地,修个猪圈,就开端养猪了。”2012年,殷玉荣的养猪场办起来了,但是打击也相继而至。由于缺少养殖专业技巧,碰到小猪拉稀、口蹄疫、育苗打针等问题,殷玉荣就发窘,她不会打针呀。“那时候,我哥哥也养猪,会一点养殖技术。我就跟他学注射,然而学不好,一下子打折了十多少个针头。”

  殷玉荣吃了技术缺乏的亏,加上开始的几年市场行情不好,她的养猪场连亏三年。“那时候家里人都叫我‘败家女’,养猪养的快把家赔掉了,强烈反对我持续养猪。”但是殷玉荣不情愿,她恳求家人再给她一年尝尝,假如这一年再不行,她就从此废弃养猪创业的幻想。

  尔后的日子,殷玉荣更加勤恳学习养殖技术。“那时候,不懂就问,不会就学,把技术职员都问烦了。”2015年下半年,殷玉荣的养猪场开始赚钱了。固然“第一桶金”只有三四万元,但足以让殷玉荣悲痛欲绝。“那三四万元比三四十万元还主要,因为我养猪素来不赚过钱呀!”2016年,跟着市场行情的好转,殷玉荣赚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50万元。她终于在家乡创业胜利,证实了自己。

  现在,殷玉荣的养猪场已经有了稳固的客户,不愁销路。她自己也成了养猪技术员,常常辅助村民解决养殖问题。谈到未来的打算,她信念满满:“现在村里规划建新的养殖区,到时我也会搬过去,发展规模化、尺度化养殖。”

  程夕兵和殷玉荣只是千千万万个中国新农夫的缩影。在党和政府的关心跟支撑下,越来越多的新型农民凭借智慧、勇气、艰难斗争的精力和发明性的思维,向土地要效益,发家致富。他们让“农夫”二字不再只是一种身份,更成为一种时兴的职业。

  采访中,程夕兵屡次谈到自己最担忧的是天然灾祸,往往一遭灾,大半年的收入就没了。而殷玉荣也暴露了自己对养殖技术的渴求。在家乡创业的农民有想法、有干劲,也有压力、有忧愁,须要当地政府加大帮扶力度,解决他们创业守业的后顾之忧。只有这样,才干真正唤醒城市活气,留住乡愁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